亲,您好,欢迎来到无性婚姻网!  |  登录  QQ登录  新浪微博登录  开心网登录   |  注册

一般人

41岁 未婚 江苏 常州 160厘米 本科 5000~10000元

我念旧,我沉溺过去,怀念以前的一切美好。...

打招呼>> 送礼物>> 发信件>> 看资料>>

发布时间:06-27 02:03

分类:两性私语

随笔

作者:一般人    天气:多云    心情:郁闷    阅览次数:

  盼望的周末到了。整一天太阳没露脸儿,氤氲闷热。早上听妈说:天麻炖乌鸡可以降血压。吃完早饭便匆匆赶往超市。
  很少去买活鸡,捂鼻含腰定睛看了一番,料想那白色羽毛,乌喙乌脚的“丝竹鸡”便是乌鸡,给售鸡的大婶指定一只肥大的。那只圈养的鸡好似知道自己被逮的后果,一种求生的本能使它拼命往笼的深角里蹭躲。但最终还是被售鸡者用钳子给无情地夹出笼。五分钟后,刚还在笼里挣扎的鸡便被洗剥干净倒装在一个塑料袋里。接过它,心里很不是滋味,做为鸡真是可悲。
  始终不敢看那只鸡的眼睛。
  中午与妈妈一起包北方的油饺,炸好后一连吃了五个。妈还是和以往一样,自己一个人忙,等炸好一些后便喊我们来吃。在厨房帮她一会儿,她一个劲儿地催你出去,言说抽油烟机没把油烟抽完,熏人。蜷在沙发里边看电视边吃,怎也没小时候在老家时吃得香美。到底怎么了?
  下午,妈出去了。用毛巾擦地板擦防盗门清理地毯。穿着吊带睡衣还是出汗了。心情还是有些阴郁,又怕被母亲察觉。
  做人难,想到餐台上的那只鸡,觉得:还是做人好。
  我是断然不会吃那只鸡的。
0
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!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