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您好,欢迎来到无性婚姻网!  |  登录  QQ登录  新浪微博登录  开心网登录   |  注册

远望的幸福

35岁 未婚 河南 郑州 169厘米 本科 5000~10000元

想找一个可以和自己共度一生的男人...

打招呼>> 送礼物>> 发信件>> 看资料>>

发布时间:09-15 01:49

分类:婚恋课堂

暗香

作者:远望的幸福    天气:雨天    心情:吃惊    阅览次数:

  “暗香”,是一个漂亮女孩的名字。又是一个非凡女人的心路历程。
  暗香是个农村女孩。她家紧挨着风水宝地的“宰相村”。所以,上几代人过得都很好。暗香的父亲当兵复员后,被组织上安排在地区最好的企业里做厂长。
  暗香在家排行老二。上有一哥,下有一对弟妹。虽说这四姊妹个个聪明伶俐,但父亲最喜欢的仍是暗香。暗香不但人好看,又天生有一副好嗓子好身段。父亲总喜欢把她带到工厂里,看女儿为厂子里的朋友们唱段“李铁梅”,或跳个“白毛女”。暗香的功课也是很不错,作文被老师当做范文在讲台上宣读是家常便饭。
  就这样,暗香在娇宠和溺爱中长成大女孩。左挑右拣,嫁给了一位县太爷的儿子。论家境算得上门当户对。只是男孩子的长相有点像“邓世昌”,脸上有很多“美丽豆豆”。
  男孩子非常聪明。加上良好的政治背景,很快就进步到了一个小厂厂长的高度。
  暗香清高自负依旧。在父亲的单位里坐办公室,从没有谁查她的岗,考她的勤。睡醒的时间是上班时间,玩够了就是下班时间。就是这样,一般人见了她仍是花一般的笑容和从“大观园”借来的说不完的好听话儿。
  下了班,她也懒得做饭。要么买着吃,要么等厂长男人回来做。她是谁呀,以前是骄傲的公主,如今是高贵的少妇。就是放下了床幔也是高贵依旧。心情不好,一声河东狮子吼,男人就“滚”到了书房里。心情好了,男人小心翼翼想亲近她,却莫名其妙的少有激情。
  暗香同所有的女人一样,虚荣爱攀比。男人的“臣服”是她炫耀自己具有征服力的资本。男人的冷淡是她不用为“外遇”设防的好理由。她的心境真是如皇后娘娘一般。
  但是,改革的潮流势不可挡的冲击到“铁交椅”。暗香的厂长父亲和丈夫的县长大人都在改革中退到了二线。一时间,仿佛天地都变了。机构精简,暗香的“因人设岗”被改掉了。一纸调令,暗香成了计件定额熟练工的新生力量。这是她无论如何想不到的。但是命里注定的。她的不平只能是“仇狠入心要发芽“。仇恨的毒液让她日渐消瘦。但更大的打击毫不客气的接踵而来。
  有风言风语说,她家厂长好了个女孩子。她死活不信。他敢?!他怎么可能?!
  直到有一天,那像邓世昌的男人告诉她,有个女孩有了他的骨肉。她再次体会到满腔怒火的滋味。男人走了,是坦然的别了她和他们的小女儿。
  她是谁?她是暗香呀!是聪明过人的暗香!上天会让暗香的人生输的如此惨么?她不服。
  她不甘在单位层层受“压迫”。向亲戚借了款,买了一辆“夏力”,又考了驾照。她成了这个小县城里不多的“的姐”之一。
  暗香已经三十出头了。但略施粉黛,雪白上衣一袭碎花领带,仍是让人赏心悦目。暗香四溢。
  这一天,该收车了,发现打车人拉下一个精美的皮包。打开一看,是某县一个**局长的公文包。暗香是个聪明人。她知道这件事的意义决不在那包里的几万元上。重要的是“**局长”这个定语对她人生的不可估量的意义。
  第二天,暗香看似随意却非常精心的包装了自己。加足了油,踩了油门直奔**局长所在地。通往局长的所在地的沿途正在修路。七饶八转五十里的路程走了大半天。年轻的局长从暗香的手里接过失而复得的东西,不知是惊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,还是感叹遇上了有缘的好人。暗香婉拒了局长的答谢,只微笑着留了电话便返回了。她知道,正是由于她放开了眼前的小恩小惠,这位局长大人才牢牢记住了她。
  从此,一根细细的电话线,使局长与的姐,迅速由好感发展为情人。不知道局长从那里搞来的大把的银子,洋了家小,又源源不断的撒向情人。
  局长是个能干人。桃花运旺旺,官运也亨通。在他与暗香爱了十年的时候,上级组织部门以县级青年干部候选人考察了他。为了万无一失的上县级这个新台阶,他与暗香约定暂时不接触。暗香深明大义的点了头。但她敏感的心悬了起来。怎样才能万无一失的拴住居长的心,一生一世?她想起曾经有个女孩儿用怀孕带走了她的丈夫。所以,她决定悄悄打造与局长的爱情结晶。
  中断了十个月的电话又响起来了。局长被邀请到市里最好的医院看“你的宝宝”。
  真是晴天霹雳。局长升迁的报告已经报到省里了。批下来就是县处级了。这对你暗香有坏处吗?为什么要节外生枝?局长此时怎可到众目睽睽的大医院与私生子相认?
  这下,暗香着急了,气愤了!还是那根细细的电话线。再也听不到往日的甜言蜜语深情厚意,那“嘟——嘟——”的盲音让她的肝火直往上脑门子上窜。该死的破局长!你想抛弃我们母子吗?好。我让你知道暗香是谁!
  于是,暗香出了院,也顾不得坐月子了,抱起裹着襁褓的孩子,搭上子弹头的特快列车,直奔省城。来到省局,她声泪俱下的控诉让接待她的工作人员深感同情。本来官场上的争斗就是血雨腥风,再人为这么一折腾,升迁准吹!
  消息传来,局长傻了。这就是他用无数的雪花银子堆出来的爱情吗?这就是那个让他牵挂了十年之久,咋看咋好娇柔可亲的“妹妹”?暗香是你吗?
  领教了真正的,赤裸裸的所谓暗香,局长不敢再待慢。他主动拨通暗香的电话,约好见面谈。局长做了最大的让步。只要自由。好!条件是一套房。再加30万。
  局长在最好的小区为暗香母子买了房。钱也及时到位。
  又过了一年。局长的升迁报告再次报到省里。
  结果仍是噩耗。原因是暗香再次去了省里。
  局长从此不再梦想升官了。他只想和结发妻子过平平平安安的日子。他老老实实将事情坦白给家人。儿女妻子原谅了他。女儿气不过,到暗香的楼下怒骂了一天。
  事情还不算完。因为那个活生生的爱情的结晶,是局长和暗香之间无论怎样也割不断的纽带。局长大人与暗香之间的凶险故事随时都可能发生。
  这就是关于暗香的故事。暗香是无形的。暗香的诱惑是防不胜防的,暗香的杀伤力也是无比的
  所以,邓利君唱道:路边的野花不要采。尤其是那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,美丽无比,芳香无比的罂粟花千万千万不要采。
0
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!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